首頁| 滾動| 國內| 國際| 軍事| 社會| 財經| 產經| 房產| 金融| 證券| 汽車| I T| 能源| 港澳| 臺灣| 華人| 僑網| 經緯
English| 圖片| 視頻| 直播| 娛樂| 體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視界| 演出| 專題| 理論| 新媒體| 供稿

“西湖撈哥”國慶7天撈出6部手機 研發打撈神器走紅

2019年10月10日 08:29 來源:新京報 參與互動 

  “西湖撈哥”國慶7天撈出6部手機

  民警周翔軍研發“打撈神器”獲國家專利,打撈手機總價值超100萬元;即將退休培養接班人服務游客

即將退休的周翔軍(前排右一)帶徒弟傳授經驗。

周翔軍將游客掉落水中的手機打撈起來。本版圖片/受訪者供圖

周翔軍幫游客打撈手機,游客送來錦旗表示感謝。

  剛剛過去的國慶假期,59歲的“西湖撈哥”周翔軍一天也沒有回家。作為杭州西湖水上派出所的一名民警,除了本職工作,他還有個堅持了多年的特殊工作:幫游客打撈掉落水中的手機,如今漸漸擴大到打撈平板電腦、眼鏡等物品。

  7天下來,周翔軍幫游客打撈了6部手機。

  自智能手機面世以來,周翔軍幫游客打撈手機成為常態,節假日平均每天撈起一兩部手機。最初的打撈工具只有一塊吸鐵石和一根繩子,經過不斷改進,如今已經更新至第六代,成了一桿三用的“打撈神器”。

  在西湖邊服務了18年,周翔軍明年就要退休,如今他培養了幾個徒弟,毫無保留地傳授工作經驗。“不然我退休后沒人來撈手機,會覺得對不起游客。”

  十一假期前,周翔軍的愛人不慎摔倒骨折,但因工作繁忙,他只能將妻子送回老家。說到退休后的打算,周翔軍表示會多陪陪家人。

  “撈”成“網紅” 游客跨區找“撈哥”

  新京報:從哪年開始幫游客打撈手機,有沒有統計過數量?

  周翔軍:從有智能手機開始就打撈,節假日平均每天都會撈一兩部手機。打撈的手機一般在5000元以上,到現在加起來值100多萬元了。另外還打撈無人機6臺、單反相機2臺、iPad6臺,眼鏡也越來越多。今年國慶假期撈起了6部手機。

  新京報:你是杭州西湖水上派出所的一名民警。為什么會幫游客打撈手機?

  周翔軍:我是旅游景區的民警,跟一般民警不一樣,主要是服務游客。打撈手機其實不在我的職責范圍內,起初只是純粹想幫游客。

  新京報:因為幫游客打撈手機,你現在成為“網紅”民警,受到很多人的關注,心態上有什么變化嗎?

  周翔軍:一開始是好心幫忙,媒體報道后,讓我成為網紅,開始有壓力了。但能幫助到游客,很有成就感。我也因此被評為全國優秀警察、美麗警察,公安部領導還來慰問過我,這些榮譽都是“撈”出來的。

  新京報:走紅后,來找你幫忙撈手機的游客增多了嗎?

  周翔軍:有很多人來找我。媒體宣傳多了,游客掉手機自然就想到我了,即使不認識我,也會打114查派出所電話找我。游客在西湖景區廁所掉了金項鏈要我的桿子撈,甚至還有跨區的,寧波金錢湖的游客也找我過去,說開車來接我,但我說跨區不行。還有私企找我,但我不向他們提供技術,因為他們向游客收取費用。

  新京報:和其他地區的派出所共享過打撈技術嗎?

  周翔軍:曾制作打撈工具幫助外地警方用于打撈,還給他們做過培訓協助他們破案。

  “神器”升級 撈手機最快只需3分鐘

  新京報:打撈工具是你自己設計的嗎?

  周翔軍:是我自己畫圖做的。我當兵之前是汽車修理工,當兵的時候是修理兵,退伍后又去兵工廠當鉗工。從警后主要負責機械維護方面的工作,所以我的經驗比較足。

  新京報:最開始用的是什么工具打撈?

  周翔軍:十幾年前用的方法有點笨,主要組件是繩子和磁石,其實以現在的眼光來看,這樣跟盲撈差不多,經常會吸到硬幣、金屬物等。而且這種方法很耗時間,得碰運氣,最長一次用了2小時撈一部手機。

  新京報:之后工具做了哪些升級?

  周翔軍:后來我買了一個強烈磁鐵,用不銹鋼空心管拴住,這樣打撈就很容易區分金屬物和手機。

  新京報:你的“打撈神器”已更新至第六代,它的改進在哪里?

  周翔軍:前面三代工具我申請了專利,后面的沒有。第四代在原有的基礎上增加了管子的長度,最長達到16米,改造成兩個人操作。第五代加了一個顯示屏,這樣可以看清水底的情況。第六代我改裝成一桿三用,既能吸、又能夾,還能鉤。現在,最快3分鐘我就可以撈一部手機。

  新京報:打撈的難點在哪里?

  周翔軍:最怕游客誤導了位置,那樣就相當于盲撈了,如果湖底有淤泥也會很難撈。起初我設計的桿子只是用來撈手機的,用的鋼絲和魚線一樣細。之后用來撈無人機很容易斷,所以換成了粗線。

  新京報:最開始想發明打撈工具的初衷是什么?

  周翔軍:在用桿子撈之前,我是下水去撈的,經常會扯破皮或者弄傷手腳。后面我就意識到不能下水撈,就想到弄個工具撈,減少傷害。

  即將退休 培養徒弟來接班

  新京報:西湖景點很知名,吸引諸多游客前來,能分享下給你印象最深的事嗎?

  周翔軍:今年8月份,我幫一名外國游客打撈手機,當時游客說的位置不準確,我很難判斷。后來我發現外國游客的翻譯拍到了手機掉進湖里的視頻,這樣才很快把手機撈上來了。事后,這名游客送了我一幅寫著英文的錦旗。

  另外,前年一對夫妻坐船游西湖,他們不知道手機從衣服口袋掉進水里了,報警說是船工偷的。我跟游客解釋說,船工在劃船,不可能偷你手機,但游客就是不信。之后我讓船工把船劃到丟手機的地方,用了十幾分鐘就把手機撈了出來。因為游客報警,差點把這件事弄成冤假錯案,我讓他們必須給船工道歉后才能離開。

  新京報:你自己有被誤解過嗎?

  周翔軍:網上有人說“撈哥”撈完手機收800元,這是沒有任何根據的事,我沒拿過一分錢。我沒跟這些網民理論,但把這事報告給派出所領導了。

  新京報:如果手機沒撈上來,會被游客投訴嗎?

  周翔軍:會,有一次游客讓我打撈手機,又沒有說具體的地方。那時我的桿子只有6米,深水域沒辦法撈。但游客不理解,質問我警察不是為人民服務的嗎?讓我自己想辦法,最后我沒給他撈到,游客因此投訴我6次。

  新京報:有哪些辛酸是別人不知道的?

  周翔軍:在外人看來,撈手機很容易。但撈的時間長了會手累、脖子累,有時還要在高溫下曬很久。有些圍觀游客還會說一些風涼話,這讓我心里不好受。

  新京報:前不久你妻子摔傷骨折,但你還在崗位上服務游客,家人會有怨言嗎?

  周翔軍:沒有,我老婆曾是特警,她很能理解我的工作。我的父母也習慣了我的工作狀態。我哥有時會幫我勸解家里人,還在打撈桿的設計上給我支持和幫助。

  新京報:明年你就退休了,之后誰來打撈手機?

  周翔軍:我培養了幾個徒弟來接我的班,不然我退休后沒人來撈手機,會覺得對不起游客。

  新京報:退休后有什么打算?

  周翔軍:女兒在國外工作,退休后打算去看她,還會外出旅游。

  新京報記者 李一凡 實習生 陳麗金

【編輯:張楷欣】

>社會新聞精選: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9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重庄时时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