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號:

80后旅長孫軍:加力起飛,只為配得上這個時代

80后旅長孫軍:加力起飛,只為配得上這個時代

2019年11月13日 17:00 來源:軍報記者微信公眾號參與互動參與互動

  跨越70年的“對視”

  ■羅爾文 解放軍報記者 王通化

  1949-2019,人民空軍70歲了。

  巍巍天安門,見證多少滄桑歲月。這是跨越70年的“對視”——

  1949年開國大典,17架參閱飛機不夠用。周恩來總理說,不夠就飛兩遍。2019年國慶70周年閱兵,160余架飛機變換陣型飛過天安門上空。國防部新聞發言人的感慨傳遍世界:“新時代的中國,早已山河無恙、國富兵強,我們的飛機再也不用飛第二遍了。”

  一位學者說:“所有的開始,都包含著回憶的因素。”

  當絡繹不絕的觀眾來到空軍航空博物館,凝視“藍天魂”雕塑群時,今天與昨天在“對視”——1946年,東北老航校籌備前夕,毛澤東對劉善本等人講:“你們去東北要走很多路,也是一個萬里長征。那里生活很苦,但英雄有用武之地。艱苦得有意義。”馬拉飛機,酒精代汽油,飛行員腿上綁馬蹄表當計時器……現在,這些傳奇寫就的草稿已成為皇皇巨著,一座座成體系多層次的空軍院校向部隊輸送合格人才。

  當郝井文、劉允強、耿麗筍、王立、蔣佳冀、李剛等6名飛行員榮獲“空天勇士”重大貢獻獎時,今天與昨天在“對視”——新中國成立不久,侵略者把戰火燒到鴨綠江邊,年輕的志愿軍空軍飛行員,以“空中拼刺刀”的英雄氣概,打破了強敵不可戰勝的神話。當時西方輿論評價,中國“幾乎在一夜之間就變成了世界上主要空軍強國之一”。

  當空軍地空導彈部隊千里機動,成功攔截“目標”,奪取“金盾牌”榮譽時,今天與昨天在“對視”——1962年9月9日,隱蔽的防空導彈直刺蒼穹。空軍地空導彈部隊第二營利劍出鞘,將U-2高空偵察機擊落。

  跨越70年,今天與昨天的“對視”,映射在戰機自由空戰呼嘯而過的航跡里,映射在地空導彈噴射的尾焰里,映射在無形的電磁空間中,映射在重裝空投的降落傘上……

  殲-20、殲-10C與殲-16“同框”……一張張令國人振奮的最美“同框照”,映照著人民空軍70年跨越發展的壯美航跡。

  東海警巡、南海戰巡、遠海巡航……一次次戰斗出航,宣示著國家主權:“我是中國空軍,你即將進入中國領空,立即離開!立即離開!”

  70年彈指一揮間,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與擔當。2018年,在第12屆中國航展上,中國空軍公布了建設強大現代化空軍的“三步走”路線圖。那時,將是2020、2035、2050三個重要時間節點與1949意味深長的“對視”。

  這,是人民空軍新的出發;這,是人民空軍新的航跡。

  70歲,人民空軍生日快樂,夢想成真!

  70歲,人民空軍風鵬正舉,風華正茂!

  對話空軍航空兵某旅旅長孫軍——

  加力起飛,只為配得上這個時代

  ■解放軍報記者 王通化 程雪

  特約通訊員 楊澤達 許德曦

  興奮的人群中,孫軍顯得很安靜。

  3000米考核出發線上,有人不停地活動腳腕,有人快速高抬腿,有人原地小跑,甚至按捺不住來一段沖刺……孫軍如同每次起飛前一樣,從表情到身體,都透著一種專注和沉穩。

  終于出發了。腳下的跑道,是這群人再熟悉不過的機場跑道。飛行員們沖出去,原本橫向隊列逐漸拉開差距,變成長長的縱隊。

  孫軍保持著自己的節奏,不前不后。臨近終點沖刺時,他沒有發出那種嘶吼,擺臂的幅度和步頻也沒有明顯加快,但他仍超過幾個前面的人,以超越滿分的成績抵達終點。

  “狀態有點下降了。”他語調平靜,看不出多巴胺釋放后的那種興奮,就連呼吸也是均勻平和的。

  作為空軍航空兵某旅旅長,孫軍的跑步節奏一如帶部隊的節奏一樣,處于一種內里緊張、外表從容的穩態。

  “看似穩,骨子里卻是快。”跟隨孫軍在天空南征北戰的飛行員們,早已熟知這位80后旅長的節奏。那是一種人生不斷加勁奔跑的狀態,也是一支殲擊機部隊不斷加力起飛的狀態。

  “加力起飛,只為配得上這個時代。”孫軍說。

  被時代推著往前跑,是幸運;跟著時代往前跑,是使命

  相比于他駕駛的戰機——殲-10C在世人眼中的耀眼光芒,孫軍并不為大眾所熟悉。

  藍天上的戰機英姿,只需高倍望遠鏡或長焦鏡頭就能捕捉到精彩瞬間。但飛行員們的飛翔人生,更多時候在人們視線之外。

  孫軍的人生軌跡,與大多數同齡人的命運航道一樣,充滿了許多偶然和必然。那些或偶然或必然的選擇,塑造了他,最終也成就了他。

  少年時,孫軍幫父母養過雞、種過田、干過電工、修過房子。盡管擺在這位農家子弟面前的命運前景并不明朗,但少年時埋下的草蛇灰線,在日后成長中逐漸顯露。

  初二時春游,學校組織到附近的機場參觀。坐在大巴上,看到戰機編隊在跑道上滑行、起飛,孫軍對飛行員羨慕極了。多年以后,當他駕駛戰機飛向藍天,那熟悉的轟鳴聲,立刻召喚出了蟄伏在他腦海深處的記憶。

  命運,總是以一種看似偶然的方式,布局著必然的邏輯。

  當年,空軍到學校招飛。大家都去報名,孫軍不為所動。那時,孫軍想考海軍大連艦艇學院,夢想著成為一名海軍軍官。

  “天空比大海更遼闊。人人都想去的地方,一定是個好地方。何不試一下?”班主任的一句話,改變了他的人生航跡。

  這一試,一發不可收。從優秀飛行學員到優秀飛行員再到優秀指揮員,孫軍以一種加速奔跑的方式成長著,并用一連串的“優秀”不斷強化著這樣的評價:他天生就是干飛行的料。

  駕駛著先進的國產新型戰機,帶領著優秀的殲擊機飛行員團隊,年輕的80后旅長……無論放在哪個坐標系審視,這位出生于1981年的航空兵旅旅長,都足夠讓人羨慕。

  “我真沒什么了不起,了不起的是我們這個時代。”孫軍的話語里,有一種不容置疑的自信——對自己,更對祖國。

  即便是已經無數次在跑道上加力起飛,孫軍描述起那一刻時仍激情滿懷:“越是掙脫大地、直沖云霄,越能感受到祖國的澎湃推力。”

  孫軍至今忘不了第一次跨進殲-10座艙時的情景。那時候,他正癡迷于研究外軍先進戰斗機,從外形、布局到參數,如數家珍。但那一刻,他著實感到驚訝和興奮:“沒想到我們中國也能造出如此先進的戰機!”

  或許,只有熟知中國空軍發展歷史的人,才能深刻體會孫軍這句話的含義;或許,只有在一個更大的時代坐標上審視,才能讀懂一個人、一代人的成長遇見了什么——

  1999年,孫軍考上飛行學院。那一年,殲-10戰機剛剛迎來首飛。國慶50周年閱兵的空中梯隊中,還沒有它的身影。

  僅僅10年之后,孫軍和戰友們就駕駛著殲-10戰機參加國慶60周年閱兵。

  再10年之后,孫軍已擔任航空兵某旅旅長一年,所在部隊早已換裝殲-10的最新升級版。國慶70周年閱兵那天,天安門上空再次成為展示中國空中力量的“T型臺”:殲-10C,殲-20、殲-16……

  中國戰鷹的“換羽”速度有多快,孫軍們的成長就有多快。孫軍當旅長那年,他的同批軍校同學蔣佳冀也在另一個航空兵旅當旅長。放眼更多空軍部隊,他們的同齡人大多走上旅團主官崗位。

  托舉他們快速成長的不僅有澎湃國力,還有改革強軍釋放的效能。在改革轉型的洪流中,他們不僅被一項項新任務推著跑,更被一個個新理念領著跑。

  “被時代推著往前跑,是我們這一代軍人的幸運;跟著時代往前跑,是我們這一代軍人的使命。”孫軍稱自己這代人是“改革一代”。他常問自己一句話:“改革需要什么?我能干什么?”

  “匹配時代的需求,才能贏得時代的選擇。”他說。

  不僅是新機型的飛行員,更是新時代改革轉型的“試飛員”

  這些年,處在奔跑狀態的孫軍和戰友們,一直在做“填空題”。

  做過試卷的人都知道,填空題比選擇題難做。填空題不僅拒絕僥幸,還要求你對括號里的內容了如指掌。但對孫軍來說,填空題難做,難的不是括號里的答案,難的是發現那些“括號”在哪兒。

  那些“括號”,涵蓋在一次次新型戰機改裝、一次次執行重大任務、一次次實彈實戰演練中。

  它們通過一個個行動代號、一個個耀眼成績,不斷擦亮著一支部隊的番號,最終迎來上級的信任、兄弟單位的尊重,以及更多走在前面的試點、更多重大任務……

  對于孫軍所在的這支部隊來說,“第一”“首次”早已不是新聞:“截至2014年,我們就已經創造100多項第一了。后來,我們干脆就不總結了。”

  部隊第三次迎來新機型改裝那年,孫軍突然意識到,自己不僅僅處在部隊改裝的一線,還處在空軍轉型的前哨。“我們不僅是新機型的飛行員,更是新時代改革轉型的‘試飛員’。”

  走在轉型的“無人區”,他們邁出的每一個腳印都是新的。這里按下的“快門”,鎖定的是空軍轉型的大景深,每一個鏡頭都不可替代——

  一次次飛向東海、飛向南海,一次次飛向雪山、飛向大漠……他們向前邁出的每一小步,與戰斗力提升的進度息息相關;他們的精彩與傳奇,注定成為空軍轉型故事的一部分。

  聊起訓練、聊起改裝、聊起轉型,孫軍的眼眸里瞬間射出光芒,整個人如同切換了一個頻道。那高頻的語速和高密度的專業詞匯,仿佛等待已久。此刻,他所展現出的自信,沒有那種咄咄逼人的灼熱,而是帶著一種研討式的溫和,隨時期待你和他一起探討。

  飛行員們說,旅長腦袋里裝滿了問題,隨時問自己,也問別人。那天,面對記者,孫軍突然停住話語,以一種征詢的語氣問:“我們經常說‘仗怎么打,兵就怎么練’,問題是——仗究竟怎么打,我們搞清楚了嗎?”

  這個問題,經常縈繞在他的腦際,時刻投射在日常訓練課題中。爭吵伴隨著他們的探索之旅,也成為這群探路者最有效的溝通:“每一次爭吵只有一個結果,便是達成進一步的共識。每一次共識的形成,便是又一個探索成果的固化。”

  在孫軍看來,探路的樂趣正在于此:“干了一件別人沒干的事,干成了一件別人沒干成的事!”

  “探路,是為了鋪路,要讓后面的人踩著我們的腳印,走得更實更快。”在孫軍印象最深的那些飛行任務中,有兩次是失敗的經歷。當旅長之后,這兩次失敗的經歷經常浮現在他腦海,提醒他:“探路者留下的每一個腳印,都要經得起檢驗。”

  營區道路兩側,一塊塊宣傳牌上的精彩瞬間,記錄著這支部隊的跨越足跡。走在這條路上,孫軍常常感到肩頭的沉重:“‘使命面前敢擔當、困難面前敢壓倒、強敵面前敢戰勝’,這三‘敢’是我們旅的精神,‘敢’沒問題,關鍵是我們的本領能否支撐這些‘敢’。”

  “邁向世界一流,我們首先得明白‘世界一流’的坐標在哪兒。”孫軍說。

  他提醒記者查一下他們機場的歷史資料——這里,曾是抗戰時著名的“駝峰航線”的重要節點。70多年前,這里云集著世界最先進的戰機,接受戰火的洗禮。

  今天,戰爭的形態在加速演變。“我們在跑著追趕,人家也在跑著前進。我們只有跑得比人家更快,才能趕上他們。”

  在一份報告中,這位經歷三次中外聯訓、每天帶著飛行員學半小時英語、逼著飛行員翻譯外軍原著的旅長,以一種懇切的口吻寫道:“我們要清醒看到自己與世界空軍強國之間的差距,認識差距、正視差距、研究差距,這是縮小差距的第一步……”

  負起那些必須負起的“重”,打贏那些必須打贏的“仗”

  孫軍的微信名和飛行代號是同一個單詞:“cannon”,中文意思是“加農炮”——一種炮彈膛口速度高的火炮。

  人如其名。外表沉穩的孫軍批評起人來,“語速快,罵得準,殺傷力大”。

  雖然孫旅長的批評“從來都對事不對人”,但讓官兵驚訝的是,孫旅長關注的“事”可謂事無巨細:上到天上飛行、下到地面機務,大到實戰演練、小到日常管理……

  孫軍稱自己是復合型性格,“在大事上舉重若輕,在小事上舉輕若重”。無論是舉重若輕還是舉輕若重,他的方法只有一個:以身作則、以上率下;目的也只有一個:要干就要干好。

  “要干就要干好”,這既是孫軍性格中不服輸的天然屬性,也是他一路成長的樸素總結。

  小時候,家里住的是土屋,一天不打掃就到處是灰,他就天天仔細打掃,弄得家里一塵不染。中學時,因為擔心“上不好學就得回家養雞”,他埋頭讀書,高考成績超過了當年的清華大學錄取分數線……

  “就連打球,也必須爭第一名。”這位喜歡和官兵一起打籃球、踢足球的旅長,每次組織比賽,只獎勵第一名。在他眼中,“打球和打仗一樣,只有第一才是贏家”。

  “要干就要干好”,在孫軍看來,是對職業的基本尊重——殲擊機飛行員是勇敢者的職業,也是需要天賦的職業。“做優秀的自己,才能配得上自己的天賦、配得上國家的培養、配得上時代賦予的使命。”

  當旅長后,孫軍做了一個決定:在殲-10C戰機上噴涂曾中斷了幾年的“紅鷹”標識。他希望,這支部隊帶著鷹的眼光、鷹的胸襟、鷹的本領,馳騁未來戰場。

  11月7日,記者全程見證了他們的自由空戰訓練以及之后的復盤講評。在彌漫著求勝欲望的空氣中,他那加農炮般的批評彈雨,早已被飛行員們所熟悉并折服。在飛行員的世界里,樹立權威靠的不是級別,而是專業。

  飛行員就是這樣的事業,它讓你臣服于一種類似于修煉的節奏。專業的修煉、技能的修煉、身體的修煉、精神的修煉……反復修煉讓人純粹,純粹到直面最簡單的法則——負起那些必須負起的“重”,打贏那些必須打贏的“仗”。

  孫軍的微信頭像是兩個兒子的照片,朋友圈的主題就像很多軍人一樣,充滿了家國情懷。

  這一年,他和妻兒在一起的時間只有4天。他像流星一樣,在密不透風的時間表上來回騰挪,一個人扮演著現實這部紛繁電影中的許多個角色。

  拋開對家人的歉疚,他骨子里最鐘情的還是飛行員這個角色。

  那天,從來不發空中照片的他,在朋友圈發了一組在萬米高空拍下的雪山照片,配了一句話——

  “祖國的大好河山,我們來保衛!”

  搭檔說

  “云嶺紅鷹” 是怎樣的鷹

  ■空軍航空兵某旅政治委員 楊 鎮

  前段時間,我旅飛行員駕駛戰機飛越珠峰的照片在《解放軍畫報》封面刊發之后,迅速在網絡上刷屏。戰機垂尾上醒目的“紅鷹頭”Logo,激起了無數網友的好奇。

  很多人可能不熟悉這支部隊,但對這個“紅鷹頭”并不陌生,因為它曾在一次次任務中闖入人們的視野。

  鷹,因其犀利的眼、堅硬的喙、鋒利的爪、迅猛的速度,成為大自然的強者,被稱作“空中殺手”。我的搭檔孫軍旅長身上就有鷹的特質,果敢、頑強、雷厲,戰友們叫他“空中霹靂火”。

  鷹如此,人如此,部隊亦然。作為全軍首家改裝殲-10戰機的部隊,我旅出色完成珠海航展、國慶60周年閱兵、建軍90周年閱兵、“紅劍”系列演習、中外聯訓等多項重大任務,創造該型戰機作戰訓練百余項第一,逐漸形成了自己的團隊氣質,被贊為“云嶺紅鷹”。

  “云嶺紅鷹”是怎樣的鷹?

  這是一只蛻變之鷹。2004年,空軍把首家整建制改裝殲-10的任務交給了我們。2009年,我們換裝了該型戰機的“升級版”。2016年,我們又站上了一個新的起點,開始了一次新的蛻變。

  這是一只凌厲之鷹。2011年,空軍首次在百余名尖子飛行員間展開三代機空戰比武,最終奪得“金頭盔”的10人中,我旅占3人。在多次體系對抗中,作為“后起之秀”的我們,被兄弟部隊視為“最不想遇見的對手”。

  這是一只無畏之鷹。改裝以來,我們組織了該型戰機的第一次海上突防、第一次超低空突擊、第一次空中加油、第一次高原夜訓、第一次遠海長航時等探索性實戰化訓練,研究創新了一大批新訓法、新戰法,填補了該型戰機作戰訓練領域的百余項空白。

  時代催著跑,使命引著跑,對手逼著跑。“保證完成任務”是我們團隊的核心價值理念,“滿格”狀態是我們的正常狀態。

  作為一線指揮員,我和孫軍旅長都有這樣的共識:先行者最難的就是未知,好干的工作都被干完了,剩下的都是邊界式的、風險高的。但如果不飛邊界,怎能拓寬能力邊界;如果不冒風險,又何談改革!

  “雄鷹俯瞰掠長空,鳥雀緣何守舊籠?男兒自應放肝膽,風云笑傲搏蒼穹。”這首詩,道出了我和孫軍旅長的心聲,道出了“云嶺紅鷹”官兵的心聲,更道出了我們這代軍人的心聲。

【編輯:郭澤華】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供稿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網站地圖
 | 留言反饋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9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重庄时时彩开奖结果 手机千炮捕鱼攻略 今天江苏7位数开奖直播 汽车修补如何赚钱 易富彩娱乐苹果 彩世界群 今天的新疆35选7开奖 猫舍养母猫赚钱吗 云彩彩票网站 足彩4场进球开奖结果 pk10模式长期稳赚简单 支付宝红包用花呗扫了怎么可以赚钱 财神捕鱼游戏官网 欢乐捕鱼人最新破解版 孝感三叉做什么事一样赚钱 2017年免费赚钱商机 炒股怎样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