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滾動| 國內| 國際| 軍事| 社會| 財經| 產經| 房產| 金融| 證券| 汽車| I T| 能源| 港澳| 臺灣| 華人| 僑網| 經緯
English| 圖片| 視頻| 直播| 娛樂| 體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視界| 演出| 專題| 理論| 新媒體| 供稿

“石頭人”放聲大笑走紅網絡 生活不易亦需釋放壓力

2019年08月14日 09:55 來源:中國青年報 參與互動 
“石頭人”放聲大笑走紅網絡生活不易亦需釋放壓力
    表演中的馬旭陽 張丹/攝

  走紅的方式有很多種:因為一身流浪造型,因為長得像某位超級富豪,因為與不少明星拍了合影,因為一條滑稽的眉毛,因為走在路上突然痛哭,甚至,因為一個微笑。

  陜西人馬旭陽就是這樣走紅的:他在一場表演中,出現了一個不經意的笑場;這個微笑被人拍了下來,在社交網站上反復展示,一度成了熱議話題。

  在他工作的西安一條步行街上,站崗的兩位保安計算過,這個夏天,每天大概有70個人問他們同一個問題——“石頭人”在哪兒?

  馬旭陽就是那個“石頭人”。每晚7點,他會身穿銀色的武士服裝,面部和頸部涂滿油彩,出現在這條街上。

  他扮演一名唐朝的武士,動作是鑿石頭。他需要將自己套在一個2.5米高的山峰狀的道具里,從“山”中鉆出,右手舉著鐵錘,左手持著鑿子,一次又一次緩緩將錘子砸向鑿子,做出鑿石的動作。除此之外,他只需一動不動,像個武士那樣站在那里。至于那位武士是誰,為何做出這個動作,他對此并不知道,也并不關心。他只是一個每天利用夜晚出來兼職的、工作4小時收入120元的行為藝術表演者。

  步行街屬于一處名叫“大唐不夜城”的旅游景區,西安曾是唐朝的首都,這個景點是為了讓游人體驗盛唐文化而設。

  本來,馬旭陽打算不久就辭職,專心去做建材生意,經營木地板。他生于陜西農村,18歲就外出打工,他做過銷售,賣過保險,去年創業失敗,欠下不少外債。為了還債,今年2月起,在朋友推薦下,他來到這里兼職。

  意外出現在5月13日晚上,馬旭陽像往常一樣投入演出。這一次,錘子沒有砸中鑿子,反而砸到了他的大拇指。他感覺有點麻,緊接著又有點疼。“工作呢,還砸到手了。”他心想。

  沒想到,一位女士正好拿手機拍下這一幕,嘴里還說道,“哎呦嘿,砸到手啦!”“哈哈哈哈哈……”另一位游客放聲大笑,當場響起此起彼伏的笑聲。最后,馬旭陽也忍了一會兒沒忍住,咧開嘴笑了。

  “完犢子了,憋不住了。”他想。

游客圍著馬旭陽合影 張丹/攝
游客圍著馬旭陽合影 張丹/攝

  這個表演中的小插曲本來并不重要。這是一條1500米長的熱鬧的步行街,表演項目“石頭人雕刻”只是點綴。在同一條街上,有真人扮演的詩人李白懸浮在半空,有異國女伶放歌,燈光、噴泉、美食,無不在竭力為游人提供一種盛世氣象。

  但是,拍攝者將這段不足30秒的笑場視頻傳到了一個互聯網短視頻平臺,獲得190多萬名用戶點贊。他突然成了整條街上的紅人。有人稱自己專門從湖北坐高鐵到西安看他,還有人中途在西安轉機,停留一天只為看他一眼。一位游客表示自己開了500多公里的車而來,讓他趕緊對著手機鏡頭再“笑一個”。人最多時,人們將他表演的臺子層層圍滿,幾乎將整條街堵住。以至于為了避免干擾,他的表演場地,換到了帶有低矮隔離欄的噴水池中。

  表演中,他幾乎面無表情,只有眉頭微微皺著,擰成“川”字。他為此練習過表情管理——起初他的表情過于凝重,朋友認為看起來很壓抑,他對著鏡子練習了一段時間。那位中途轉機過來看他的女游客認為,他的表情里透露著一種憂傷與深沉,“十個女的有九個會喜歡他。”

  但現實中,他目前是個單身漢。

  真的有人向他表白過。在他休息間隙,一個17歲的女孩這么做過。她喊他“哥哥”,要求他“做我男朋友”。在他印象里,對方情緒很低落,他只能一邊安慰,一邊表示他連自己都養不起。女孩最后哭了起來。就連這一幕,都被在場一個游客拍下來,在網上引起了討論。

  馬旭陽也感到,自己火得有些不可思議,他后來總結,可能是一份嚴肅工作與一個笑容帶來的反差效果令他突然走紅——扮演大唐武士需要表情嚴肅,他卻笑場了。他認為,是笑聲傳出來的感染力,讓人們放松,因此愿意在網上點贊轉發。“生活中都有壓力。”他說。

  問題在于,他的走紅始于一個笑容,人們越來越不滿足于只在網上看到他的笑容。來自不同地方的游客來到這條街上,以將他逗笑為樂。

  人們使出了渾身解數:在他旁邊高聲唱民歌,對著他講笑話,還有人當面模仿那段視頻里的笑聲,笑得十分突然:“哈哈哈哈哈!”不少人直接上手,掐他胳膊,撓他胳肢窩,或者把手放在鑿子上搗亂,看他還砸不砸。另一次,有人直接把他的錘子拿走了,傳來傳去,不知傳到了哪里。

  “你說追也不是,不追也不是。”馬旭陽有點無奈。

  但是,他從不跟游客紅臉。他禮貌地滿足游客的合影要求。一位觀看表演的男性游客覺得他不僅敬業,“人還特別和藹”。

  他也有自己的反抗方式——有游客實在過分時,他會猛地一轉身,嚇他們一下。一位戴眼鏡的男子在他面前揮手,沖他喊“嗨嗨嗨嗨嗨”,見他沒有反應,又表示要撓他。馬旭陽猛地一抬手,嚇得對方一趔趄,“哎呀”,人群中一陣騷動。

  對那些擺明了要看他笑場的游客,他的另一種反抗方式是堅決不笑,“氣死他們”,他暗暗計劃。

  在博得“石頭人”一笑這一競賽上,使盡渾身解數的大人們還比不上一個5歲小女孩無心的一句話,那天,小女孩對馬旭陽說,“哥哥,今天晚上跟我回家吧。”他忍俊不禁。

  酷夏時節,他的表演服裝重達四五斤,汗珠從面部的銀色油彩里滲出來,他有時看上去像被人潑了一臉水。有人給他送水喝,給他遞紙巾,一位白發奶奶殷勤地給他扇扇子。跟他一起表演的另一位演員認為,大家可能存在一種“同情弱者”的心理,“這個活兒辛苦,容易激發人的同情心。”他是在馬旭陽走紅后,景區為這個項目新增的另一位“武士”。

  馬旭陽也感覺到了這種微妙的情感。走紅后的兩個月里,他在抖音上的關注者從幾百人漲到40多萬人。常常有人給他留言,表示“為你心疼”,或者鼓勵他“生活不易,加油”。一位粉絲說,自己本來不想繼續一份工作了,馬旭陽給了他堅持的動力。“你都在堅持,為什么我不堅持?”

  其中令馬旭陽感動的,是一份外賣。當時他正在表演,一位外賣師傅跑進來問,“哪個是石頭哥?”馬旭陽一看,是一份22.8元的牛肉蓋飯。他想把錢轉給人家,但外賣師傅說,訂餐人叮囑過,不能透露個人信息。

  “心里挺暖的。”馬旭陽說,除了父母,還從來沒有這么多人關心他,這令他受寵若驚,但又感覺“怪怪的”,覺得對方對自己的喜歡也許是“一時沖動”。

  不過,有些善意也要求回報。一個女孩給他買過一份98元的外賣,臨近中午送達,而馬旭陽傍晚才會到崗。他跟女孩解釋,自己午飯已經吃過,希望把那份外賣送給外賣員吃掉,并愿意轉給她這100元飯錢。女孩聽了很不高興,在電話里跟他賭氣,為他的不領情而生氣。他感覺“莫名其妙”,“我又沒讓她點呀!”

  伴隨著走紅,很多奇怪的事情接連發生。他也清楚,有的人來看他,只是為了“蹭”他的一時熱度:一名做直播的男子在他面前模仿他的全套動作,只不過手里只有空氣沒有道具;一對東北夫婦在他旁邊直播,調侃他是自己研發出來的機器人。

  每天零點過后,他要乘坐末班公交車回家。有一次,一名中年男子一直尾隨他。他急了,問對方有什么目的,那名男子的回答是,“沒事沒事,就想跟你說會兒話。”最終,他喊了一輛出租車,強迫對方回去。

  在網上,有人甚至對他說,“我把你們家底查光了,沒想到你們一家都是普普通通的。

  “可能想知道我的底細,怎么火的。”他說。

  馬旭陽本來就是個普通人。他的父母都是農民,家在延安市洛川縣的窯洞里。家人不知道他的這份兼職,以為他還在賣地板。父母知道他走紅,還是從一位送奶工那里無意間得知的。那位送奶工還特意跟他們拍了合影。

  剛剛成年的妹妹偶然間看到他的表演視頻,有點不敢相信,特意放大重放了一遍。

  看到兒子的表演視頻,父母覺得心疼。“看著腦上的水流得,好累,好辛苦。”父親馬治昌希望兒子請幾天假,等天涼快再去工作,但馬旭陽說,很忙,“能受得了”。

  陸陸續續有人來告訴馬治昌,你兒子成“網紅”了。還有人關心這能掙多少錢。對此,他只能說,“我也不懂。剛學哩,可能也不掙什么錢。”

  這位農民還沒聽過“網紅”這個詞。去年,兒子剛剛給他買了智能手機。他最遠只去過寧夏,唯一一次去西安,是給家里的蘋果樹買農藥。家里沒人去過兒子工作的那個景點,也不知道他怎么就火了,“怎么這個能火呢?”

  馬治昌總覺得,“網紅”不是個可以長久做下去的正規行當,他希望兒子學習一門手藝,比如去修車,去做廚師,“穩定一點的工作”。

  但馬旭陽想抓住這次意外走紅的機會,盡管他不喜歡“網紅”這個詞,“從內心反感”。

  走紅后,他將在不同平臺的網名都改為“石頭人陽陽”,公開了手機號,微信通訊錄從2600人陡增到4700人,幾乎每天都有人給他發私信,他幾乎看到了就會回復。在網上,他跟在景區一樣對人抱有巨大耐心。

  他還接了其他一些演出,表演內容就是在不同地點“鑿石頭”,要么是推廣一部電視劇,要么是推廣外省的一個古鎮,要么是為一家面包店招攬顧客。公司讓他舉著錘子和一群女演員跳舞,他也照做不誤。“我想賺錢。”他承認。走紅后,他的演出費每天增加了10元高溫補貼。

  一次商演時,客戶告訴他,他的粉絲還不夠多,如果達到100萬,出場費也會翻倍。

  熱度正在漸漸退去,他發布的視頻,點贊數正在下降。他擔心自己“涼”下來。

  他設想過拍一個短片,在西安不同的景點“鑿石頭”,這樣也許會讓自己保持一定的熱度;或者開一家飯館,在門口放兩塊石頭,“閑著沒事敲一下”,吸引關注者來吃飯。

  成名之后,也有長久不聯系的人找上他。他們是他的同學,或者其他舊相識。前女友也來了。兩人幾年前相識,女方的父母曾經瞧不上他家境貧寒,提醒他要“門當戶對”。

  馬旭陽說,自己再也不想聽到這樣的話。他想要發奮賺錢,讓家人過上更好的生活,帶他們去北京看天安門,去上海這些大城市見見世面。現在,他覺得當“網紅”是最便捷的一條路,“沒什么比這條路更好的路走。”走紅之前,他給自己定的奮斗時間是5年到7年,火了之后,他感覺自己也許可以縮短這個時間,“就想抓住這把機會。”

  “都是為了生存,為了過得更好,我覺得沒錯。”他的那位表演搭檔說。此人以前也瞧不上“網紅”,覺得那些人嘩眾取寵、不勞而獲,“每個人都是辛辛苦苦通過自己努力在掙錢,這些人賺好多好多錢,感覺這個世界很不公平……但是最后自己慢慢慢慢,不知不覺,也走上這條道了。”

  在一個夏夜,兩個“石頭人”坐在一起,話題一直討論到人性善惡論,直到凌晨兩點,城市陷入寂靜,他們也沒得出什么結論。

  他們所在的這個景點,距離一家購物中心只有幾十米。也是在這個夏天,購物中心的一位保安也突然在網上走紅了,原因在于他總是站得筆直如雕像。有人評論,這份工作,如果月薪沒有1萬元,“肯定沒有人愿意干”,很多人還問保安為什么要站得這樣直。

  “他們就覺得所有人都應該混工資。”這位名叫楊堅的保安對此回應。

  楊堅也在附近那個景點做過臨時保安,看過馬旭陽的表演。他很想知道,“石頭人”能火到什么時候。

  因為站得直而走紅,楊堅感覺滑稽,“當很多人不太認真去工作,你去認真工作,反而讓人覺得很奇怪。”他直言,自己看不上各種“網紅”及其追捧者,覺得他們沒有什么品位。

  也有人來參觀他,對他瘋笑,戳他肚子,摸他的手。最火時,他一天要被摸上幾十次。同事對他說,不想被摸很簡單,“你動一動”。他覺得不可思議,“我在正常站崗,這是我的工作,我為什么要向別人妥協?”

  楊堅覺得,那些游客明明應該感到丟臉,但他們只是在那里笑,“也不知道在笑什么。他們覺得,我們惡搞你,你就活該;你反抗,說明你玩不起,誰告訴你可以跟我玩呢?”

  他沒有開通什么社交賬號,沒有轉發過那些關于自己的視頻,他謝絕“被娛樂”。盡管不斷有人告訴他,“趁著這會兒趕緊撈一筆”。

  “有時候在臺上站,覺得他們很可憐可悲。”這個25歲的年輕人說,“全民都喜歡娛樂,在我看來,這些行為就是個鬧劇。”

  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見習記者 尹海月 來源:中國青年報

【編輯:劉歡】

>社會新聞精選: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9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重庄时时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