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滾動| 國內| 國際| 軍事| 社會| 財經| 產經| 房產| 金融| 證券| 汽車| I T| 能源| 港澳| 臺灣| 華人| 僑網| 經緯
English| 圖片| 視頻| 直播| 娛樂| 體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視界| 演出| 專題| 理論| 新媒體| 供稿

兩百年老堂屋 才情與凄美的風影

2019年08月14日 10:54 來源:華西都市報 參與互動 

  兩百年老堂屋 才情與凄美的風影

 

隱于山中的老堂屋。

 

觀聽圜橋事成有志。

 

恩治鳳沼功倍少年。

  □蒲守國文/圖
  從旺蒼縣城向東,經過40余公里的樂西走廊(東起南江樂壩、西至旺蒼西河的槽谷),至三江而北折,然后溯后壩河而上,再行30余公里,來到群山簇擁的萬山鄉。鄉政府駐地東側,一條彎彎淺淺的溪流蛇折蜿蜒,流瀉而出。夾岸,黛青色的山體、碧綠的植被交錯掩映,使這里顯得極為清靜、深幽、新奇而迷蒙,古稱濛溪河。
  小河西畔,在被稱作菊花寨的嵯峨山峰中段的平緩處,保留著一套穿斗木結構的清代民居。原是一套雙天井大院,隨著人口的不斷發展、變遷,已經變得零落。大院北首的老堂屋前房柱上,懸掛著一副筆力遒勁、儲滿激勵的對聯:“觀聽圜橋事成有志,恩治鳳沼功倍少年”。
  四合院的主人姓陳,這套老民居建于清嘉慶時期,距今已有200多年歷史,被陳氏族人稱為老堂屋。

1兵連禍結 流離轉徙

  陳氏老族譜中說,隋末唐初,安徽安慶府宿松縣有一個叫陳能的人,率族中親近本家數人,遷至“蜀閬州之西水(今閬中市東西河村)新井(今南部縣境內)”,落地生根,開枝散葉。漸漸地,發展形成一個人丁興旺的望族,子嗣遍及巴蜀各地。
  傳至明末清初,戰亂和瘟疫讓這個家族蒙受了殘酷的重創,人口銳減。族中那些九死一生的幸存者,多數淪入流離失所的窘境。
  按照《移民填蜀詔》的規定,新遷入的外省籍人士可減免4年賦稅,像陳氏這樣的“實川”者,就沒有特別照顧的政策,而且地方政府還把籌集軍糧的目光集中到這些老川人身上。
  按陳家營祖墳坡碑記查考得知,雍正初年,在這一支陳氏后裔中,有一對叫陳龍、陳虎的兄弟,就是因為“不支軍糧”而“潛徙廣元高城(插占于今旺蒼縣萬山鄉濛溪河)、梁山(插占于今旺蒼縣五權鎮寨壩河)”,墾荒落業,安身立命。
  那時習慣把地處四川東北部的廣元縣和毗鄰的南江縣合稱“廣南兩邑”。兩邑之地,烽火雖然早已熄滅,但昔日的繁華卻已不再。在荒涼的綿延峰巒間,大量肥土沃田,養育著這些四處輾轉、落業插占的新家族及新鄰居。
  濛溪河,即今萬山鄉濛溪村。五峰簇擁、四水匯聚、北屏敦厚、南門洞開的地理精妙,再加上東邊的云霧山與西邊的菊花寨,如刻意裝飾般形成了左青龍、右白虎的風水格局。
  在風水先生的贊譽下,陳虎(字鳳徙)定居在這彎彎淺淺的濛溪河畔。所居之地,被后人稱作陳家營。

2安身立命 鸞鵠在庭

  幾十年彈指而過,陳家營已不能滿足陳氏一大家子人居住了。
  族譜中說,到清嘉慶時期,陳虎子孫中有一個叫陳紹華的,買下濛溪河西畔的菊花寨下(今菊花村二組)的全部土地。請了風水先生,前后花費4年時間,新修了一套“兩顆印”(一套房子由兩個四合院組成)。
  整套穿斗木結構房屋,占地面積大、氣勢恢宏、用材講究,讓人稱羨,美其名曰大屋嶺。巍峨菊花寨,四季蔥蘢;鼎盛大屋嶺,百業中興。從此,這一支陳氏,又在新領地里走向繁榮。
  陳姓家族一直秉承耕讀傳家的家風,謹守著“勤養家、簡養德”的祖訓,并以《朱子治家格言》為家訓導的范本,傳承著嚴格的家風和家教。
  陳紹華與妻子張氏有三男:長子陳文儒、次子陳文儀、幼子陳文修。在他修建大屋嶺房子時,兒子們已接近成人,陳文儒都10多歲了。
  說起陳文儒,那可是“名頭響徹高(城)梁(山)二堡、雅號傳遍廣(元)南(江)兩邑”的傳奇人物。
  清道光初年,他15歲考中秀才、18歲考中舉人,名噪一時。陳文儒不僅年少才高、勤奮好學,而且一表人才,談吐從容,為當地百年難遇的俊朗奇才。
  陳文儒的成長,傾注著陳紹華夫婦的心血,也是大屋嶺乃至整個陳家營族人的驕傲。自然,他也得到特殊的寵愛:終日臨窗誦讀詩書,從不允許下地干活,出行騎一匹專有的高頭大馬。
  道光時期(1820-1850),國勢走向衰頹,江河日下。西方列強環伺華夏,大量鴉片涌向中國;國內,吏治腐敗,社會弊端積重難返,教匪活動逐漸頻繁。在這深山里的陳氏門中,依然默守著“萬般皆下品,惟有讀書高”的族規。
  那時的讀書人,在謀取功名或步入仕途方面,是要看家庭背景及社會人脈的,并不單單取決于“學而優則仕”。像陳文儒這樣出身草根的寒門學子,自是不會輕易獲得做官機會。所以,放榜一結束,所有舉人都四處走動,開始交游。
  新《陳氏族譜·名人錄》中寫道,陳文儒背著沉甸甸的盤纏包袱(內裝沿路生活所需銅錢和結交權貴的儀銀),單人獨騎,拜謁廣南兩邑縣府。
  按計劃,陳文儒先到了南江縣,見到時任知縣、有著進士出身的雷化醇。這雷大人是愛民惜才的好官,青年才俊的謙恭博學、器宇軒昂,深得他的歡心。除設宴款待外,還挽留陳文儒在府上盤桓數日。
  一官一民、一老一少談得特別投機,有時還作一些詩詞互相酬答、詠和。轉眼間,四五天就飛逝而過。陳文儒想起還要去拜訪廣元知縣,就揖別了雷大人。分別時,雷大人提出,他將去陳文儒的居住地大屋嶺贈送賀匾和對聯。
  陳文儒向廣元而去。來到一個人叫茶花溝的小山村。途中,遇到一個美麗女子。通過交談,陳文儒知道女子姓郝,是茶花溝中一位老童生的女兒。在父親的熏陶下,女子也識得一些文字,而且性格開朗、熱情大方。
  女子得知陳文儒是父親經常提到的大才子時,邀請陳文儒去她家。老童生見了,奉為上賓。一連三天,陳文儒都盤桓在茶花溝,把去廣元縣的事兒忘諸腦后。后來猛然想起,連忙告辭。

3變生肘腋 殺身以謝

  這番奇遇,極為正常,文人相敬,本是佳話。偏在那饒舌人攪動下,竟成一樁風花雪月的謠言。老童生被作為風化案主犯,父女被帶到祠堂,接受族規懲戒。
  族長年老昏庸,一眾執事也是各房長者,是非不分,思想狹隘,總覺得人們在交相談論中,都說得有板有眼,遂認定傷風化是鐵定的事實,父女百口莫辯,當夜含冤自盡。
  陳文儒離開茶花溝后,一路樂呵呵地游玩在通往廣元縣的途中。走到臨近廣元縣城的龍洞碥客棧,遇到來自老家的兩位堂兄。
  兩位堂兄見他悠哉樂哉,氣不打一處來,就將道聽途說得來的有關他“私訂終身”的傳聞、家中父母的震怒和悲憤、鄉里坊間的鄙夷和譴責、郝家父女雙亡的變故、陳家營正在為他量身準備的族規家法等和盤托出。
  其實,兩個堂兄也是瞞著家人偷偷來給他報信的。聽著聽著,陳文儒直覺天旋地轉,兩眼發黑,栽倒在地。兩位堂兄將他扶起搖醒,又說了一籮筐寬心話。陳文儒一直鐵青著臉,不吭一聲,眼淚撲簌簌滑落。
  陳文儒覺得自己是殺害郝家父女的劊子手,雖百死不足以謝其罪,哭了整整一個通宵。第二天,他想回茶花溝一探究竟。兩個堂兄怕他莽撞,也租了馬匹,緊隨左右。
  到了通往水磨溝和大屋嶺的岔道,兩個堂兄死活要把他拽回老家,陳文儒只得依了他們。走了10多里,陳文儒說去林子里解手,兩兄弟遠遠地看著。
  過了一段時間,不見他出來,遂去探尋,發現陳文儒吊掛在樹上。二人撲上去,將陳文儒放下來。一探鼻息,已經氣絕身亡。
  兩堂兄被這肘腋間的驚天巨變嚇得六神無主,放聲痛哭。直到有人路過,眾人搭手,用樹枝暫時掩蓋尸體,待后安葬。二人星夜兼程,回大屋嶺報訃。
  正當大屋嶺商量著料理陳文儒后事時,忽然聽到有鑼鼓聲自山梁上傳來。原來,是南江縣雷知縣帶著一班人送匾額和對聯來了。陳文儒離開后,雷知縣就親筆書寫賀匾和對聯,全然不知已經發生的劇變。雷知縣得知情況后,也失聲痛哭起來。
  按照常規,要先把雷知縣親書的“仁瑞禎祥”匾額橫掛在堂屋雙開大門上方,然后再將木刻對聯嵌掛在兩廂柱子上。然而,在這樣的情形下,是不能按常理來辦的。
  正在一籌莫展之際,從陳家營過來的一個族人提出:“先掛聯于門庭,以頌皇恩而悼少魂。再列匾于神壁,以慰昭穆而安家宅。”雷知縣與陳紹華點頭應允。
  兩張被生漆浸染得黑里透紅的木板,顯得富麗典雅。瓦背形的木板上,16個筆力遒勁、鐵畫銀鉤大字浮翠流丹:“觀聽圜橋事成有志,恩治鳳沼功倍少年”。金底紅字的“仁瑞禎祥”橫匾被高高懸掛在堂屋后壁“天地君親師”牌位上。
  安置好后,雷知縣謝絕陳紹華的挽留,黯然告辭。陳紹華早已央請人力,將陳文儒“接”回故土,擇日安葬。

4余蔭盛世 譜寫繁榮

  如今,當年的四合院已變得零落,部分房舍被分割、拆除,只在靠山的一端,留下一排10多間古舊的穿斗木結構青瓦房,嵌掛著木對聯的斑駁木柱子后面的那間中堂,被人習慣地稱作老堂屋。
  200年來,老堂屋神壁上的橫匾早已不知去向,唯有這副對聯向今人訴說著這一個寫滿才情又凄美的故事。
  古代太學(隋代改為國子監)周圍環水,有四門,以橋通。所以,圜橋代指學校或學府。《后漢書·儒林傳序》載:“饗射禮畢,帝正坐自講,諸儒執經問難于前,冠帶縉紳之人,圜橋門而觀聽者蓋億萬計。”
  下聯的“鳳沼”又借“鳳凰池”喻指學校,在這里泛指從事儒學研習的場所或領域。“恩治”,就是“在皇恩治下”。雷知縣在上聯引用《后漢書》的用詞,下聯又化用了。
  兩個典故:唐杜甫《贈韋左丞丈濟(天寶七年以韋濟為河南尹遷尚書左丞)》:“時議歸前烈,天倫恨莫俱。鸰原荒宿草,鳳沼接亨衢。”《孟子·公孫丑上》:“故事半古之人,功必倍之,惟此時為然。”
  短短16個字,既勉勵學子只要樹立遠大志向、勤奮好學,目標就會實現;又贊譽青年才俊深蒙皇恩、聰慧睿達,在風華正茂的年代就取得成功,獲得殊榮。
  這副對聯及對聯中人物為這個滄桑家族增色不少,至于后來發生的事,只好另當別論了。
  200年來,從老堂屋分支出去的陳氏后裔,至今已超過3000人。每年,有很多在外地工作或居住的陳氏子孫,到大屋嶺老堂屋來瞻仰這副對聯。

【編輯:谷夢溪】

>文化新聞精選: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9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重庄时时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