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號:

疫情下的時尚零售業:無人逛街催生云柜姐 直播成新趨勢

疫情下的時尚零售業:無人逛街催生云柜姐 直播成新趨勢

2020年02月25日 15:19 來源:新京報參與互動參與互動

  “這段時間,每天的人流量平均下來只有個位數,像今天到現在還沒一個客人。”回想起疫情暴發前店門口排隊進客的情景,北京某奢侈品商城的導購王瑩感慨萬分。

  “比起米、油、面等必需品,奢侈品、化妝品等非剛需商品的銷售比之前差好多。”王瑩無奈地對新京報記者說,原本準備好了情人節宣傳活動,目前已接到通知”低調處理“,聽總部說其他區域甚至可能取消,以免顯得”不合時宜“。

  新冠肺炎疫情襲來,讓靠客流帶動的時尚零售業陷入“速凍時期”。全國推遲復工、各地封城封路,逛街人數持續處于低谷,這些因素打亂了時尚企業新一年的生產、上新和發貨計劃,也直接影響著實體店的收入。

  對處于時尚產業生產鏈一端的服裝制造工廠來說,日子也不好過。

  浙江某鞋服制造廠負責人張翼為員工收入操碎了心,“工廠開工,才意味著有收入和發展。疫情沖擊持續時間多長,大家心里都沒有數。這樣下去,工廠銷售、員工收入都成問題,去年我們公司的營業額近一個億,今年能否到去年的8成都說不好。”

  在憂心的同時,張翼看到了零售業發展的新趨勢,“我們的客戶正在不斷開展線上業務,很多實體店、購物中心也正在從線下轉到線上。說不定疫情是一個機會,一個讓實體店鋪線上蓬勃發展的機會。”

  突然襲擊:

  品牌閉店歇業,“春節檔”告吹

  “說真的,現在心里非常慌。復工之后,我不知道趕工做樣衣能到哪個程度,而且據我所知,時裝周、商貿展會等線下活動還在猶豫是要延期還是取消,即使不取消,買手和媒體是否來參會,尤其是海外的媒體,這讓我非常焦慮。”服裝設計師小七憂心忡忡。

  小七的憂慮是整個服裝行業焦慮面的一個縮影。疫情襲來,以服裝為主要代表的時尚零售行業,每季換新,受季節變化影響較大。對于線下渠道,疫情暴發讓冬季服裝清倉錯過“春節檔”。正常來說,大部分品牌的春季服裝已于春節期間上新,2、3月份本該是春裝銷售旺季。而現在,面臨未知的情況,多少服裝企業措手不及。

  “現階段實體店鋪的客流銷售驟降,造成春裝庫存積壓。如果庫存消化不出去,會導致缺少現金流,直接影響下個季度的采購和周轉。”某國產女裝品牌區域零售經理櫻子表示。

  “因為不知道持續多長時間,我們目前能做的,就是選擇預留款,主要是針對沒有太多變化的基礎款等,到下半年再正常出售。”櫻子說,“到時候與廠家再做溝通,部分款式退回,然后把春季款式壓到最少,將重心放在夏季款式上。這應該是大多數服裝企業選擇的道路。”

  對內,服裝企業選擇預留款減少庫存;對外,多數品牌因疫情導致銷售下滑而選擇暫時關店。優衣庫、H&M、李維斯、GAP等品牌均表示,此次疫情對線下銷售產生影響,已經采取暫時關店、縮短營業時間等“特殊”措施。李維斯表示,已經暫時關閉近一半在中國的門店。

  “春節假期本是線下門店銷售的黃金時期,由于疫情暴發,各省市紛紛啟動公共衛生事件一級響應,隨著實體店營業時間減少,部分門店關閉,服裝企業短時間內的銷售額會受到一定影響。從長期看,隨著庫存增加,許多公司現金流壓力也會增加。”服裝品牌拉夏貝爾表示。

  受影響的不僅僅是服裝企業。“本來想年前去商場為老婆購置她心儀的化妝品和珠寶首飾,但因為疫情導致的公共健康隱患,我與老婆商量后決定購買理財產品。”消費者朱先生考慮再三,決定“不去人多的地方”。

  服裝、化妝品、珠寶首飾等整個時尚零售行業正面臨著困境。無客流、無現金流、無足夠的防疫物資,庫存、人力成本、租金成為難解決的問題。

  “我們品牌337家門店,現在僅有175家營業。”一家本土護膚品牌負責人Zoe對記者表示,導致關店的主要原因有三方面,“一是大部分門店停業是因為當地政府部門的統一要求;二是部分企業雖然當地政府尚無停業要求,但由于防護物資緊缺,無法保證員工安全;三是客流減少或無客流,回流現金無法反哺店鋪租金和人力成本支出。”

  連鎖反應:

  “不開工,就有成本,就是虧損”

  近段時間以來,浙江某鞋服制造廠負責人張翼很憂心。“不開工,就有成本,就是虧損。工廠開工,才意味著有收入和發展。現在復工時間預計平均推遲20-30天,恢復產能時間要更久一些。”

  張翼擔心,即使在2月7日后陸續復工,但外地工人在3月份之前回來的比例并不太高,即使回來,隔離期間也無法上班。“人員要么回不來,要么回來了上不了班,要么上了班沒活干。”

  “一般來說,三月份左右是夏季交貨高峰期。訂單延誤造成的直接后果有兩個,一個是違約扣款問題,一個是庫存增加問題。紡織服裝企業是需要上下游產業鏈共同配合完成訂單的,如果配套企業不能同步復工,很多工作也是無法完成的。”對于這樣的情況,張翼擔心可能會造成兩種局面,一方面是需求不足,另一方面是夏季產品供給不足。

  “疫情沖擊持續時間多長,大家心里都沒有數。這樣下去,工廠銷售、員工收入都成問題,去年我們公司的營業額近一個億,今年能否到去年的8成都說不好。”

  服裝工廠并不是現在唯一受影響的供應商。一只小小的化妝品,往往要通過幾十道工序、數十家上游供應鏈的通力配合。

  “現在想要恢復正常生產還早得很,因為供應商都無法復工。”某國內知名的化妝品包裝企業創始人李楠認為。“一套完整的化妝品包裝,需要塑料廠、玻璃廠、印刷廠一起完成,工藝不同,沒辦法做儲備,這是鏈條問題,也是接力問題。”

  化妝品供應鏈一旦停止,帶來的還有“錢”的問題。李楠對后續情況有些緊張。“也許3月份會全面復工,但年前資金鏈不是很好,企業現在面臨的還有一個啟動資金的問題。就算動起來了,員工缺失或導致高薪挖人,人力成本又會增加。”

  直播賣貨:

  “無接觸購物”捧紅“云柜姐”

  線下遭遇“狙擊”,線上呢?新京報記者在采訪中了解到,疫情或倒逼零售行業迎來一輪洗牌,品牌、渠道和零售是被突變的形勢“拍倒”,還是探索新的機遇?這考驗著零售人的能力。

  疫情之下,“無接觸購物”意外走紅。

  張翼對此深有感觸。“我們的客戶正在不斷開展線上業務,很多實體店、購物中心也正在從線下轉到線上。說不定疫情是一個機會,一個讓實體店鋪線上蓬勃發展的機會。”

  線上零售并非新鮮概念,而疫情暴發催生了“云柜姐”這一新行業的發展。

  從元宵節開始,銀泰百貨的導購小花吃完午飯后,第一件事就是找個角落,打開手機開始直播。這樣的情況已經持續幾天,小花覺得“也挺好的”,“吃飯、睡覺、做直播,正在成為我每天必做三件事。”

  “疫情期間商場閉店,顧客沒有地方購物,我們導購也很著急。現在,銀泰百貨聯手淘寶,邀請近千名導購在家直播賣貨,實現‘無接觸購物’。”小花說。

  大型商場尋求轉戰線上,品牌也不例外。

  本土護膚品牌林清軒在武漢近30家門店全部閉店,從2月1日開始,當地100多個導購自發通過“微信+小程序商城”“釘釘+淘寶”等智能導購工具,在家中繼續工作。據悉,2月1日至2日這兩天,武漢地區的業績躍居林清軒全國各市業績第二。其中2月1日當天銷售額同比增長234.2%。

  “此次疫情的發生,對實體經濟而言是不小的考驗。疫情之下,對服裝企業而言,撲面而來的銷售壓力、人工成本、倉儲及租金費用,驅動著企業思考自救對策。拉夏貝爾一方面將加大線上業務營銷推廣力度,滿足特殊情況下的市場消費需求;另一方面,公司將繼續探索新的零售路徑,包括但不限于微信營銷、網絡直播、會員營銷等方式。”拉夏貝爾相關負責人對記者坦言。

  “據我所知,好多實體店鋪開始嘗試新渠道形式,在營銷上也開始著力快速變現。之前對線上渠道的拓展認知不夠、重視不高、變現路徑不清晰,這對很多企業影響頗深。”時尚零售分析師小唐說。

  小唐認為,未來的購物一定絕大部分都是在線上完成的,未來的實體店不再是以“銷售產品”為中心,而是以“提供體驗”為中心。

  “經歷這次疫情,很多企業才發現‘線上獲客’能力的重要性。無論是什么類型的企業,都必須擁有一種從線上獲客的能力,傳統的獲客方式無非是電話、廣告、分銷等等。但是這些模式的主動權越來越小,而且成本將越來越高。”小唐說。

  新京報記者 張澤炎

【編輯:周馳】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供稿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網站地圖
 | 留言反饋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重庄时时彩开奖结果 2019年股票配资平台排行 浙江20选5开奖结果查询 南昌微乐麻将下载安装 三人麻将叫什么 快乐双彩开奖结果今 太原宾馆沐足 陕西一元麻将微信群 疯狂飞艇开户 重庆幸运农场官方开 加勒比赤月美井 重庆福彩快乐10分和值走势图 德国赛车app注册平台 唐山配资 老11选5开奖视频直播 11选5河北省开奖 日本番号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