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號:

貨物堆積、貨車司機匱乏…物流企業“急上頭”

貨物堆積、貨車司機匱乏…物流企業“急上頭”

2020年02月25日 09:30 來源:中國青年報參與互動參與互動

  經濟調查

  貨車司機匱乏,物流企業“急上頭”

  近期,隨著工廠復工進度的加快,越來越多的貨需要拉進拉出。但由于復工貨車司機的匱乏,一些工廠倉庫及上海港碼頭,出現了貨物積壓的情況。中青報·中青網記者采訪發現,物流業復工復產牽一發而動全身,迫切需要“全國同下一盤棋”。

  2月21日,數字化互聯網貨運服務商“鴨嘴獸”創始人唐紅斌一邊向各下游企業解釋物流供應問題,一邊敦促公司里的員工挨個兒給平臺上注冊的各位“司機老板”打電話確認復工情況。

  “鴨嘴獸”的上游,是3萬多名注冊在網絡平臺上的個體戶集卡(集裝箱卡車)司機;下游是覆蓋包括消費品、電子、家居、醫療物資等幾乎所有行業在內的產品生產企業。這些企業,無論是進口,還是出口,都需要通過平臺上的集裝箱卡車,把要出口的貨從工廠拉到上海港,或者把進口來的原材料從上海港拉到工廠。

  近期,隨著工廠復工進度的加快,越來越多的貨需要拉進拉出。但由于復工貨車司機的匱乏,一些工廠倉庫及上海港碼頭,出現了貨物積壓的情況。中青報·中青網記者采訪發現,物流業復工復產牽一發而動全身,迫切需要“全國同下一盤棋”。

  貨物堆積

  “有的客戶,已經在港區堆了100多個集裝箱,讓我去拉,按照我們目前的運力,一天也就能幫他拉個5箱。”唐紅斌介紹說,“鴨嘴獸”平臺上一共注冊了3萬多名貨車司機,其中5000多人長期在平臺上“接單”。正常情況下,平臺平均每天能承接1500多個集裝箱的往返運輸。

  但截至2月20日,該平臺統計總共只有150名司機“復工”,“我們有一支客服團隊,專門調撥出來,給所有司機打電話。”唐宏斌說,根據他的觀察,目前上海港區物流的總體復工率大約只有20%。

  馱鳥物流的相關負責人也有類似感受。據他介紹,鴕鳥物流早在2月10日,即上海市規定的復工日就開工了。但開工當天司機的復工率連5%都不到,“當時港口物流幾乎癱瘓。”

  浙江海創國際貨運公司的董事長喻欽新告訴中青報·中青網記者,以往春節假期后公司的訂單量為每天150個集裝箱,但如今開足馬力也只能做到70個集裝箱的運輸量,“司機都沒回來”。

  喻欽新每天都會接到各種生產企業老板的電話,每天的話題都一樣——什么時候可以把貨運走。有一家進口塑料粒子加工的企業,從1月28日開始陸續就有進口原材料從海外運到上海港,如今已經積壓了約500個集裝箱。

  “司機老板”去哪兒了

  物流業的每一個集卡司機,本身就是一個“小老板”。他們只要有一輛大型集卡,手續、證件齊全,就可以開車、拉貨、掙錢。他們通常與物流公司之間不簽訂用工合同,根據拉貨數量現結現付。

  唐紅斌說,目前“司機老板”們遲遲不回上海主要有兩個方面的原因。一是很多司機來自河南、安徽、江西、山東等地,司機所在的地市被上海市列為“重點地區”,到上海后要隔離14天,“對這些司機來說,14天在上海生活沒有收入,虧死了,還不如不來”。二是一些司機老家所在的村子還處在封閉、隔離中,司機們出不來。

  司機李文功老家在河南省周口市沈丘縣北楊集鎮馬李堂村,從臘月二十九回家至今,他已經在家里貓了快一個月了。根據縣里對疫情的管控要求,馬李堂村已經“封村”,“連鎮上都沒法去了,別說回上海了”。

  這兩天,李文功一方面與村里的大隊干部聯系,看看啥時候能出門;另一方面在找過去合作過的上海物流公司,看看能否找個公司給開一張“工作證明”。

  根據《上海市政府〈關于嚴格落實各項疫情防控措施的通告〉》要求,在返滬復工期間,對于在上海沒有居住地、沒有明確工作的人員,原則上將加強勸返力度,暫緩入滬;無居住證人員來滬、返滬,須持上海的單位工作證、單位復工證明、有效居住地證明等;而對于來自重點地區的人員一律實施14天隔離觀察。上海規定的“重點地區”包括安徽、河南、江西等務工人員聚集的大省。

  家住安徽省阜陽市潁上縣王李村的貨車司機李國鋒這兩天正在申請2月23日的核酸檢測。王李村此前出現了2例新冠病毒感染確診病例,實施了嚴格的全村封閉措施。到2月23日,距離第二例確診病例發現時間就滿14天了。如果核酸檢測過關,那么李國鋒就能申請出村了。

  他與在滬務工的數十名阜陽籍貨車司機、務工人員都有聯系,“這們這邊回上海復工的也就十分之一。”他算了一下,如果自己2月23日可以順利返滬,還要面臨14天隔離,因為安徽阜陽被上海列入了“重點區域”。“沒有疫情的話,初八就復工了。”李國鋒說,身邊的務工人員都著急復工。

  “全國一盤棋”怎么下

  全國青聯常委、上海市政協常委邵楠和中泰證券宏觀經濟學者楊暢2月18日針對上海1359家、以民營中小型企業為主的公司進行復工問卷調查顯示,以物流行業為代表的用工企業當前存在較為嚴重的“用工瓶頸”。

  超過80%的企業反映人員往來、原材料、貨物運輸受到明顯限制;85%左右的企業反映用工不足;約三分之一的企業(集中在餐飲住宿、物流、制造、建筑等行業)嚴重缺工,到崗員工不到去年同期水平的20%。“現在各地都在搶貨車司機。”邵楠說。

  攜程董事會主席梁建章也注意到了各地“封村”給經濟帶來的影響,他建議盡快取消不必要的疫情防控措施,“當前的許多制造業企業,由于員工不到位、原料供給不足、生產供應鏈斷裂等因素的影響,正面臨無法正常開工的危局。一些地區的各自為政和互相封鎖,既影響了人員流動也妨礙了物資流動”。

  2月21日,上海市經信委副主任張建明在上海市疫情防控工作領導小組例行發布會上稱,根據抽樣調查和用電量監測估算,上海目前全市工商企業復工率超過70%,“但中小企業復工率相對偏低,說明我們還需要加強服務”。

  復旦大學管理學院教授、上海物流研究院院長徐以汎最近也在重點調研物流行業的復工情況,“物流在整個經濟社會中具有戰略性、全局性作用,物流復工率上不去,影響全國、乃至全世界的供應鏈”。

  徐以汎認為,幫助物流業盡快復工,需要“全國同下一盤棋”,“當前,可以考慮成立一個涵蓋多個主要職能部門的國家物流運輸行業臨時指揮部,從人員動員、物資調配、管制調整等方面進行宏觀統籌。”

  徐以汎說,“缺少一個全國性的、權威發布的指導意見,物流運到每個地方都政策不同,這讓公司研究實在太費勁。”唐紅斌表示,前不久,他剛剛應邀到上海有關部門反映物流行業遇到的問題,“但僅憑上海市某個部門,或者上海市的力量,都沒法解決問題。因為這還牽涉到很多全國其他地區”。

  徐以汎說,經歷此番疫情后的物流行業,未來應由全國性部門牽頭建立全國性的物流信息化平臺,并探討制定突發事件下的物流管理機制和措施,“過去物流行業因為門檻低,感覺都是零散的、低端的,但現在我國物流行業規模壯大,要做強,要具備應對不同問題的能力”。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王燁捷 來源:中國青年報

【編輯:苑菁菁】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供稿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網站地圖
 | 留言反饋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重庄时时彩开奖结果 中国配资 福彩3d布衣天下 街机美女麻将游戏大全 腾讯棋牌麻将来了 5分11选5技巧 长春酒店按摩小姐 四川快乐十二选五走势图 极速赛车是公式图 3d的预测 股票配资门户找象泰配资厉害GO 四川熊猫麻将1元微信群 乐彩网福彩3d杀码定胆 河北时时彩 nba火箭vs活塞 贵州十一选五开奖号码 广东36选7开奖福彩